法律不会特赦“灵魂画手”的代购

时间:2019-01-15

“灵魂画手”类代购只是微商的一部分。不过,在信息蓝海,大数据网络四通八达,包括物流快递以及支付单据等都在相关局部触手可及的“势力领域”之内,更别说腾讯的关键词等基本过滤技巧了。真要监管起来,基本是关门打狗的架势,绝不会因为营销方式的升级换代而束手无策。当然,《电商法》只是个总则,未来的落地与实行亟待细则与配套政策来衔接,法律的规制力不是散装外语跟简笔画技能PK的。

比喻,Dior999款口红变成了“999斤的小迪”,SK-II化妆水成了“神仙喝的水”,FOREO Luna的洁面仪成了“鹿晗的妹妹鹿娜”,悦木之源化装水成了“蘑菇和灵芝炖的汤”……有人说“暗语营销”挺酷的,有人说这是“漂白之路”,不外,法律显然不会轻易被抖机灵的方式所消解,该来的还是要来、该走的迟早会走。

新年刚过,代购们就不再按套路“出牌”了——他们纷纷祭起“土味英语”、化身“灵魂画手”,以“你懂的”方法在朋友圈文案中躲避掉具体的品牌、产品、价格,乃至中文介绍跟真实 未审长相。

代购也好、微商也罢,正经从业不高低贵贱之分。不过,这些年朋友圈营销画风渐变的例子早已成为司空见惯的日常,屏蔽的屏蔽、拉黑的拉黑,多少熟人因之反目?据艾瑞征询数据统计显示,截至2016年,中国微商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535万人,市场交易范围达3287.7亿元,并预计2019年微商范畴将近1万亿元。另据智研咨询报告数据,2014年到2017年我国微商从业人数从1024万人上涨到了2019万人。所谓微商,就是在微信上带货的,不管是土产面膜仍是进口香水,本质都是商业交易。根据《电商法》规定,朋友圈里的交易,经营者也必须暴露自身的主体资格、行政许可信息。此外,对其销售商品的商品信息也须全面表露。于此观之,“灵魂画手”这种擦边球,纯属自欺欺人罢了。

微商天然不是原罪,但即便不明文法律,也当在公序良俗约束之内。对破费者来说,只渴望《电商法》能帮大家覆灭假货与传销,让友人圈少些打了鸡血的各种套路与传奇。

只是,眼下的情况比较奇妙:一则,从法理层面说,有法可依之后就是有法必依和执法必严,野蛮成长的微商早晚要编入正规军队伍;二则,各大平台还未出台《电商法》的详细监管细则,无数版本的小道消息在代购等群体中传布着。更重要的是,在天津权健事件抽丝剥茧、渐进原形的语境之下,微商范围已经成为各种暗流汹涌式“直销”乃至传销的天堂,若再不清理收拾,不仅逆悖法理与常情,恐怕也会成为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上的一块顽疾。

今年1月1日起,《电商法》正式履行。新法实行第一天,微信朋友圈代购间一股“手绘”热开始风行,有不少人宣称这是为了躲避《电商法》新规。记者采访多位友人圈代购获悉,“手绘”营销热切实更多的是为了吸引顾客眼球。(1月3日 北京青年报)